记述一次怀旧的杭州湖墅行

记得去年临近年底的一天,我和大桩同学约定到湖墅卖鱼桥一带小游,重回故地看一看。我是1958年大跃进的时候,因父母工作调动从故乡宁波来到了美丽的西子湖畔,在湖墅米市巷地区石灰桥附近一个叫“徐公巷”的小巷里生活了几年,直到1964年才搬迁到玉皇山南麓的施家山。虽说时间不算长,但对湖墅留下比较深刻的印象。而大桩同学更是湖墅的老土地,他的父母亲还有老祖母早年间从江苏高邮为谋生迁徙到杭州,父母亲一直在运河的码头做搬运工,是货真价实的工人阶级。大桩家住在宝庆桥46号的民居中,那里是他的出生之地,幼儿园、小学和初中都是在卖鱼桥小学的院子里读过,高中三年则是在霞湾巷的杭三中读过,在湖墅度过了将近20年的光阴。我们对湖墅都有蛮深的感情,几十年在不经意间流过,我们都进入了“夕阳红”的岁月。

一次,我对大桩兄说,想不想到湖墅老家走走,旧地重游一下,看看那里的变化?他说好的。于是,我们就有了这次到湖墅游览的一次活动。

杭州的深秋初冬时节,气候温暖,风和日丽,虽说是已经到了冬至节气,可是冬至冬不至,冬天的脚步姗姗来迟。这给我们的出行带来了方便。按照约定,我们乘坐75路公交相向而行,8点钟我们准时在“一清新村站”会合,从而开启了我们的湖墅半日行。

左家桥、德胜坝和忠亭

我们打算先去左家桥看看,左家桥位于繁华的湖墅路上,车来人往十分热闹。左家桥横跨古新河上。为什么要去左家桥看看,因为这是我们熟悉的一个地标,新才同学的家当年就位于左家桥旁边,我们对此记忆犹新。左家桥旁还有一家粮店,当时是我们经常光顾的地方,去那里凭购粮证与粮票买米,每年的春节还能买按人口分配的花生等。记得还有番薯卖,一斤粮票能买六斤。

左家桥旁边还有一处令我们难以忘怀的地方,那就是周鑫财同学的家,他家是开豆腐店,经营了很多年。做豆腐是很辛苦的行当,俗话说“打铁、背纤、磨豆腐”是360行中最苦的行当。鑫财家的豆腐生意经营得不错,在那个物资短缺的年代还是有一点优势的,大桩同学至今都记得,他的母亲从鑫财家得到一点豆腐渣的事情,鑫财曾说起过,他家一度养过一只猪,用做豆腐的废料喂猪。到年底的时候,杀猪给周围邻居分肉,煞是热闹。

我们走到左家桥,从桥旁的阶梯下去可以走到桥下的古新河,古新河是连接大运河与西湖的一条内河。古新河是一条美丽的河,古新河有着典型的江南风光,不仅有着应有的亭、台、桥、廊、石雕。每年春天,在微风吹拂下,沿线的桃花随风飘舞,可好看了。在旧“湖墅八景”之中,“陡门春涨”、“半道雨红”,古新河能独占其二,由此可见景色之美。今天,我们不是逛古新河,所以只是在桥上流连片刻。我为大桩留下一张在左家桥上的留影后,我们就离去了。

德胜路与湖墅南路的十字路口。我们穿过马路到德胜路上,向东走去。我要领大桩去看看有名的德胜坝。记得大桩老家在宝庆桥46号,宝庆桥这条小巷已经淹没在后来的城建中,至今已看不到一点痕迹。我猜想宝庆桥小巷已经成为德胜路大马路的一部分,因为德胜坝现在仍有,就在德胜桥东岸的南边。

瞧,这就是德胜坝,大桩回忆起当年在运河洗涤东西的场景,对德胜坝也仿佛有点记忆。确实,德胜坝当年就在他家的后面不远处。德胜坝是京杭大运河的一个重要节点,元代以来到20世纪70年代,德胜坝是京杭大运河南终点的象征之一。历史上德胜坝具有船只过坝的功能,1958年以后因德胜坝坝体上安装了地道皮带输送机,德胜坝的船只过坝作业完全终止。1970年德胜坝被拆除,京杭运河向南延伸4公里左右到达艮山港。80年代中期运河再开挖6公里左右,在三堡与钱塘江直接沟通。现在,我们看到的德胜坝只是一个遗址,可能仍担负着城市的排水功能。

我们从德胜坝旁的阶梯走下去,看到有一座木桥横跨在河道上,走上木桥走到了大运河东岸,那里有一个后来修建的城市公园。不清楚这个公园叫什么,在一块牌子上看到有“忠亭”的介绍,可能就叫“忠亭”公园了。

诚然,忠亭只是一个很小的城市公园,但因为地处大运河畔,位置优越,空气很好,早晨前来锻炼的市民不少。清风轩里有几个老人在锻炼,我和大桩请人给我们在清风轩留下一张合影。忠亭公园里秋色迷人,草地上是一片黄色的落叶,大树上的黄中透红的树叶也很是好看。

瞧,那里有两座雕塑,一座是韩世忠骑马设计的造型,马的前肢腾起,韩世忠回头射箭,很是英武豪气;另一座雕塑是梁红玉擂鼓的英姿,看着雕塑,我们仿佛也能看见韩将军和梁红玉当年金戈铁马,英勇抗击金兵来犯的伟大壮举。大桩对梁红玉比较熟悉,因为在越剧中有一出梁红玉的戏,她确实是一位女中豪杰。我们在忠亭公园的小道上慢慢地行走,一路向南走到夹城巷。夹城巷也是我们熟悉的一条巷子,夹城巷有一座老底子的“老德胜桥”横跨在大运河之上。我们沿着老德胜桥走过运河,走到运河的对岸。老德胜桥的南北各有一座城市公园,我们先参观南面的一座,再走到北面游览参观另一座。

记述一次怀旧的杭州湖墅行

图为大桩同学在左家桥留影

记述一次怀旧的杭州湖墅行

大桩在德胜坝遗址留影

记述一次怀旧的杭州湖墅行

我们在忠亭公园的“清风吟”亭子前合影

记述一次怀旧的杭州湖墅行

大桩在韩世忠雕塑前留影

记述一次怀旧的杭州湖墅行

在夹城巷老德胜桥上留影

游老德胜桥下的“夹城夜月”文化公园

我们在忠亭公园的小道上慢慢地行走,一路向南走到夹城巷。夹城巷也是我们比较熟悉的一条巷子,夹城巷有一座老底子的“老德胜桥”横跨在大运河之上。我们沿着老德胜桥过了运河,走到运河的对岸。老德胜桥的南面有一座“夹城夜月文化公园”,我们走进去游览了一番。

夹城巷的老德胜桥是一座有名的古桥,可惜现在的桥是一座现代建造的水泥桥,不是老底子的那座古石桥了。据说旧时“老德胜桥”是一座单孔拱桥,两边有斑驳的青石石阶,桥中央原有一座朱红色四角飞檐小亭。相传每当中秋之夜满月时分,桥亭的飞檐挂住了冉冉上升的月亮,此时站在桥上观月,有一种“人在巷中走,月在桥上行”之感;那河水、那夜空,冰清玉洁,如梦如幻。这就是湖墅八景第一景:夹城月夜。当然,现在的德胜桥早已是换了模样,桥中央也没有小亭子,旧时的意境可能已经体验不到了。但是,作为湖墅的八景之一还是要保留并弘扬的。

文化公园里有一块介绍“夹城夜月”的牌子,我把它录在这里:“湖墅旧有八景名目,系明代王布范赏题,为湖墅八景之首。据明代田汝成《西湖游览志》记载,古代在中秋之夜,于夹城巷侧的德胜桥观月,可见一轮玉盘,从桥东冉冉而升,犹如月行桥上,故名。今夹城早已湮灭,惟存夹城巷,西起湖墅南路中段,东至老德胜桥接长板巷”。 以前我傻傻分不清夹城巷和长板巷,原来是以老德胜桥为界,桥西是夹城巷,桥东则是长板巷。

其实,德胜桥的名字原来叫“得胜桥”。据资料介绍,“得胜桥”这个名字在南宋时就享誉杭城,这与南宋初年苗傅刘正彦叛乱有关,宋高宗部将韩世忠闻讯从千里之外驰援,打了大胜仗,路过此桥而得名。难怪,我们刚走过的“忠亭”就在运河对岸,里面有纪念韩世忠梁红玉的雕塑,应该是有联系的。

我和大桩欣然走进这家公园,这是拱墅区米市巷街道的特色文体广场,也就是一处群众性的娱乐场所。文化公园确实与文化有关,有深厚的历史积淀,公园里用几处雕塑。一个古人吹箫的雕塑引起我们的兴趣,我的第一反应就是想起了唐代诗人杜牧的诗“青山依依路迢迢,江南秋尽草未凋。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这首诗尽管不是写“夹城夜月”的,而是写扬州廋西湖二十四桥的,但却是与此时的情景非常贴切。

虽说已过了大雪节气,马上就是冬至了,然而却是“冬至”冬不至,天气温暖得仍是秋景模样。红枫、黄杏依然在树上飘扬,草地上有厚厚的落叶,树下的青草依然青翠,运河边的柳丝依然青青在微风中飘荡。真是应了杜牧诗中“江南秋尽草未凋”的意境。在“夹城夜月”,当皓月升空,人们欣赏着德胜桥上的明月,滔滔的大运河边有人吹箫拉琴,这样的美景实在是不可多得。大桩兄看吹箫人雕塑挺可爱,弯腰和吹箫人来一张合影,仿佛也要沾上一点灵气。

我们来到另一座群雕前,这显然是古代的一家人,在一张石桌旁一家人亲亲密密,在皓月下对酒当歌,男主人举着酒杯仰头待饮,仿佛在吟诵着苏东坡的名句“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女主人也举案齐眉,端起酒杯与官人一起干杯。也许这就是“夹城夜月”的一个场景,让我们联想翩翩。大桩信步夹在这家人中间,也要和他们一起赏月饮酒一番。

“ 夹城夜月”的景色我们未曾来欣赏过,尽管当年大桩的家离开此地不远,可谓是“近在咫尺”。可是当时也不知道我们习以为常的湖墅有什么“八景”,走在寻常的德胜桥上也没有特别的感觉。今天,我们总算领略了一下湖墅的美景。

夹城夜月是一处有深厚文化底蕴的景点,清代诗人王洪是钱塘人氏,对湖墅的名胜特别有感情,他的一首“卜算子”夹城夜月生动地描写了这一胜景:

孤月泛江秋,露下高城静。

期着佳人夜不来,坐转霜梧影。

吹彻紫鸾箫,宝篆烟消鼎。

桂子飘香下广寒,银汉秋波冷。

另有一首古人的诗也直接描写了夹城德胜桥的景色,诗云“潮落月东出,清光满夹城;山河秋弄影,鼓角夜闻声”,这首诗比较直白易懂。

夹城巷德胜桥的面貌虽说已经发生了根本的变化,不知旧时的景致还能保留多少,大运河船只穿梭如昔,德胜桥头车来人往繁忙依旧,桥上的亭子早已不知去处,可能唯有德胜桥旁树龄几百年的老樟树仍能感怀古人眺望明月之情。

文化公园比较宽敞,有许多老人坐在长廊里谈天说地,怡然自得。我们在公园里四处走一遍,在运河边的城墙旁欣赏着南来北往的船,享受着悠闲的时光。

记述一次怀旧的杭州湖墅行

夹城夜月

记述一次怀旧的杭州湖墅行

夹城文化公园

记述一次怀旧的杭州湖墅行

大桩在运河边的城墙前留影,我猜想这就是所谓的夹城。

记述一次怀旧的杭州湖墅行

大桩与吹箫人合影

记述一次怀旧的杭州湖墅行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漫游左侯亭公园

我们从“夹城夜月”文化公园出来,往北穿过夹城巷走下老德胜桥的台阶,进入另一家市民公园。这个公园不知道叫什么名称,我二年前在游走古新河时曾经到访过这里,只是是从左家桥往东拐进古新河而进入。这次我们是从老德胜桥进入公园的,但见公园里一片烂漫的秋色,草地上铺满了缤纷落叶。大桩兄很喜欢这秋天的景致,在公园的草地上随意摆出几个蛮好的pose留下印记。

在公园的运河边,我们见到一块介绍德胜坝遗址的石碑,石碑上的文字简要地介绍了德胜坝的历史。可是我很纳闷,在对面的德胜坝遗址没有见到石碑等说明,倒是在隔河的这里矗立了一块“德胜坝遗址”的说明。德胜坝是连接大运河与钱塘江的翻坝站,是非常重要的交通枢纽。

这个公园有什么看点?我认为有几个亮点,一是这里是古新河与大运河的交汇处,两河的连接处有漂亮的木曲桥,有一个亭子,可供游人欣赏两河汇合处的自然风光。站在桥上,视野很开阔,不仅使人心旷神怡,而且能了解许多历史知识;二是公园里有左侯亭,有左侯——左光裕的生平介绍,弘扬了古代先贤乐施好善的精神;三是介绍了湖墅八景之一的白荡烟村;另外还有一处现代名人陈从周的故居遗址介绍。所以,这家公园是一处很好的市民休闲公园,承载着很厚重的人文信息,值得杭州市民在走大运河游步道时仔细欣赏,也值得附近的市民经常来此休闲。

在大运河与古新河的交汇处,我们站在木曲桥上,看着从西湖昭庆寺少年宫蜿蜒来到大运河的古新河的河水汇入大运河。秀丽的古新桥把西湖与运河连成一体,古时从运河进入杭州的游人可以乘坐船舶游西湖,悠哉悠哉,还可以通过上香古道去灵隐寺烧香。在曲桥旁边有一座仿古的亭子,其位置很优越,站在亭子里即可欣赏古新河,也可观赏到大运河。从亭子上可以见到古新河的第一座桥,第二座桥就是左家桥。我曾走过古新河,依次欣赏了很多座桥。

左侯是这个公园的亮点之一,左家桥就是这位北宋先贤出资建造的,他是一位从安徽来的米商,乐善好施,为赈灾把粮食施舍给百姓,还乐于做善事,出资修桥铺路,深受百姓的爱戴。朝廷为了表彰这位先贤,被朝廷封为庇民侯。此事说明但凡为百姓有贡献的人,一定会得到人民的爱戴和尊崇。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了数百年,但人们仍然记得他,在前些年运河治理和申遗中为左侯修建了左侯亭,竖立了他的大型塑像,以此弘扬他的亲民精神。我和大桩也很敬仰左侯,在左侯亭里瞻仰了左侯的塑像,并仔细观赏了墙上的墙雕。

公园里还有一处“白荡烟村”亭子,看了这处景点,我才清楚“白荡海”的前世今生。现在的白荡海是在文一路上的原省委党校西面,实际上古时候的白荡海是很大的,白荡海的景观是湖墅的八景之一。有关白荡烟村的介绍,在一块石碑上是这样表述的:“白荡烟村”的介绍:白荡烟村所在的地方,即今杭州白荡海区域。据《杭州地名志》记载:“村西濒临湖荡,明代尚是一片白茫茫之水荡,故称白荡海。”

看来如今的白荡海是大大缩小了,根本看不到所谓“白茫茫”的景观。记得1958年我从宁波来杭州就读文一路小学,白荡海就在我们学校的前面,那是看到的白荡海还有大片的茅草,白花花的芦花随风飘荡。现在的白荡海已经被高楼大厦所包围,看上去就是一个小区里的水体了。清代文人王洪为白荡烟村写了一首词,大大提高了白荡海的知名度。这首词比较通俗易懂,歌颂了白荡烟村的农村生活。

卜算子 .白荡烟村

绿竹绕清流,草舍人家远。

几处牛羊晚下来,烟外闻鸡犬。

禾稼满秋原,路向桑麻转。

箫鼓从教乐社神,岁岁常相见。

在公园里我们看到一块介绍陈从周故居遗址的石碑,原来陈从周先生曾经居住在这里。陈从周先生是当代著名的园林学家、散文家、画家,曾对西湖园林的开发与恢复作出了重要贡献。

这家小小的城市公园承载了如此丰富的人文信息,我们感到收获颇多。

记述一次怀旧的杭州湖墅行

大运河与古新河交汇处的亭子里留影,背后的一座桥是古新河上的第一座桥

记述一次怀旧的杭州湖墅行

图为左侯亭

记述一次怀旧的杭州湖墅行

图为左侯亭里的左侯雕像

记述一次怀旧的杭州湖墅行

图为庇民侯——左光裕的生平介绍墙雕

记述一次怀旧的杭州湖墅行

图为朝廷赐予左光裕“庇民侯”的墙雕

记述一次怀旧的杭州湖墅行

白荡烟村是湖墅八景之一

游走卖鱼桥、“杭三中”、富义仓和胜利河

我们游览了三个城市公园,这三个公园都是位于从德胜路霞湾桥到夹城巷老德胜桥之间的大运河东西两岸。走出公园,来到了车水马龙的湖墅路上。接着,我们要向北去卖鱼桥一带游逛,但事前也没有精心计划,就是比较随意地走走看看。

杭州“卖鱼桥”是一个很响亮的地名,也是一个接地气的地名。顾名思义,卖鱼桥就是在桥上卖鱼的地方。记得几十年以前,卖鱼桥确实是一处非常热闹的农贸市场,但地方不是在现在我们看到的卖鱼桥上,而是在横跨运河的江涨桥上。许多年以来,我一直把江涨桥视为“卖鱼桥”,张冠李戴了数十年。后来看到横跨运河的是“江涨桥”,那么真正的卖鱼桥在哪里呢?

大桩同学自小以来一直住在卖鱼桥附近的宝庆桥,在卖鱼桥幼儿园、卖鱼桥小学和后来的十八初读书,可是也并不晓得卖鱼桥在哪里?

大桩啊,今天我要带你去看一看“卖鱼桥”。哦,卖鱼桥原来在这里!卖鱼桥是一座现代平桥,位置就在湖墅路上,人们平时可能不会太注意。卖鱼桥不是横跨运河的桥,而是在一条与运河相接的河道上。卖鱼桥的东面是一只仿古大船坊,是乾隆皇帝从运河下船登岸的地方。这个船坊好像已修整了好长时间,里面是一家饭店。

走到江涨桥上,这里就是当年的“卖鱼桥农贸市场”,记得初中时期我常常到桥上买一些番薯、鸡糠之类的东西。每天清晨江涨桥上总是熙熙攘攘,吆喝声、讨价还价声交错在一起,这是一首生活曲。几十年过去了,当我走在桥头上,仍能想起当年这江涨桥上的热闹场景而挥之不去。走过江涨桥,往左拐弯就是大兜路,而往前走就是到霞湾巷了,这条巷子里有大桩的母校“杭三中”。

我们要先到大兜路去一下,前不久大桩所在的机关退休支部搞活动,大桩要我推荐一个可供聚会的地方。我推荐了一家位于大兜路112号-118号的茶馆,叫做“We 我们”。今天,我想领他去看看是不是合适。这家茶馆场地比较大,适合群体聚会,价格也算公道,是一处党员活动地。我曾体验过二次,感觉还不错。来到店门口,发现茶馆因为疫情关系而停业,我们只能在茶馆外面的藤椅上坐一会。(星期二停业)

然后,我们走向香积寺,因疫情原因香积寺也关闭不开放,午饭的时间尚早,本想在香积寺外面的一家自助素餐馆就餐。这家店以前我们曾去品尝过,每位25元,味道还可以。

我们离开香积寺向霞湾巷走去,这条小巷现在是一条比较宽敞的路,可以直通胜利河美食街。我们走到中策职业学校的大门处,大门紧闭,我们只能通过栅栏门向里面望,学校的房子都已经是重新修建的,比当年的学校气派多了。记得我曾在这个学校参加了“小升初”和升高中的全市统一考试,至今清晰地记得小学升初中语文作文的题目是“除四害打麻雀”,大跃进的时候错把麻雀当成是害虫来打,小学生都用弹弓打麻雀,还发动人们敲锣击鼓消灭麻雀。

大桩曾在这里完成了三年的高中教育,对学校有挺深的感情,讲起班主任殷老师对他的教育和帮助,至今仍非常感恩。确实,当年大桩家庭的经济相当困难,父母亲都是附近一家运河运输公司的搬运工,收入微薄家中人口又多,交学费都很困难。幸亏大桩自身努力,又得到学校方面的帮助使之顺利完成学业。我给大桩以学校大门为背景拍了一张照片,可惜取景没有取好,回来发现照片坏了,大桩感到很遗憾。我想以后我们总有机会再去那里补拍一张的。

离开“杭三中“,我们向对面的富义仓公园走去。这家公园我们曾经来过,今天再进去随便逛一逛。富义仓因为疫情也没有开放,我们沿着胜利河的河道往前走,走过石桥,前面有一个景点很好看,它由三座仿古廊桥组合在一起,看起来非常美观。这个景点恐怕许多杭州人也不知道,可能许多人都没有去过。我们在廊桥上小坐,沿着廊桥走了一圈,然后才走到“万安桥”上。看来杭州叫万安桥的桥不止一座,因为“万安”是个吉利的名字。

我们早就知道胜利河有一条美食街,但从来没有去过。今天,我们走到了这里自然要去品尝一下美食。因为疫情游人和市民很少,我们找了一家挺大的店,点了两碗面条。

午餐后,我们沿着霞湾路走回湖墅路,顺便在湖墅路上的一家吴山烤禽店买了一只烤鸡回家。半天的“湖墅行”结束了,时间虽短,但收获颇多,感觉不错。

记述一次怀旧的杭州湖墅行

图为大名鼎鼎的“卖鱼桥”

记述一次怀旧的杭州湖墅行

大桩在卖鱼桥上留影

记述一次怀旧的杭州湖墅行

图为大桩曾经就学三年的“杭三中”,现在是中策职业学校。

记述一次怀旧的杭州湖墅行

我们在富义仓公园合影

记述一次怀旧的杭州湖墅行

图为富义仓

记述一次怀旧的杭州湖墅行

图为胜利河美景

记述一次怀旧的杭州湖墅行

大桩在胜利河畔留影

记述一次怀旧的杭州湖墅行

在胜利河一处宽阔的地方有一处有三座廊桥组成的景点

记述一次怀旧的杭州湖墅行

图为万安桥照片

免费领取100个最新网创项目!添加 微信:80118303  备注: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011830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w001.cn/5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