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距离中考还有多少天(中考考几天山西)

都说“中考比高考重要,不能复读,必须分流”。

今年我是主角,第一次感受到这句话的无耐啊,15岁年龄的孩子,说小是小,说大是大,但万一没有考好,他能做出什么决择呢,最终还是由父母来决定他的一生,所以,我很在意中考,生怕孩子没有考好,没有选择正确的道路,当他慢慢长大懂事后,开始后悔当初为什么没有读中专,没有上高中呢?

这种分流是不是过早了呢?其实,我不相信高中是唯一的出路,我只在意孩子能不能认真地分析给我听:关于他所走的路,是不是属于他成熟下的决定呢?

如果他要上中专,或进厂打螺丝,我会支持他,但现在,他说不出因为所以,也许他还小,还不懂得未来要做什么,那就把这个选择权,再延后三年吧,放在高考那一年,由他去决定,这样子,也许会更好,所以我还是很希望他能继续升学。

上了高中,不是意味着直通大学,孩子那鸟劲,或许高中毕业就是他最大的文凭,只要属于他成长后的担当,那一定要无怨无悔,因为我不可能一直跟着他,目送他进入高中校门的第一天,我的任务就已经完成了,所以我今后的赌注就是:长大懂事,认请自己,勇于担当

本文主要是围绕着孩子的学习,中考后的猜疑,分数揭榜后的焦虑,家长与孩子的冷战,以及是否上岸,而展开的各种心情抒写,题材均来自我的亲身经历,虽文字杂多,但都是平实的记录,只是带有层层的焦虑,本文近1.5万个字,若有罗嗦之处,可轻阅而过。

状态:我家中考的分数是在边缘线左右,所以文章适合成绩中下的家长阅读,文章正式开始:

如果没有这支签,也许文章就很平淡,也许孩子会一直很“努力向上”地学习。

事情从今年的2月26号说起,远在家乡的母亲,每年会来仙岳山土地公庙上香,在厦务工的我,爱人,还有孩子,会一起陪同。

爱人找母亲商量,想借仙岳山的灵气,预知今年孩子的中考情况,不料,得出一支“下下签”,此时,我和孩子在门外的亭子休息,爱人很紧张地给我这一张签诗,儿子也在旁边,签诗都源自古文典故,儿子对历史比较感兴趣,他很快就读懂签意,而我更在意的是“下下”这两个字。

爱人说,这是一支中考签时,孩子很快就陷入沉思,孩子一直很乐观。

平时,我怎么说他,都不为所动,为何因这支预言,而改变笑容了呢?

天渐渐地黑了,要下山了,一路上,孩子变得很寡言,我怪爱人,都什么时候了,还抽签干嘛呢,况且又是下签,没必要展示给孩子看啊,母亲也在安慰孩子,只要努力向上就好了….

第二天的晚上,我能感到孩子依旧寡欢,于是我动用了“专业”的解签知识跟他说:这一支签,有可能不准:

一来,仙岳庙重在婚姻签。

二来,我们到仙岳庙时,太阳快落山了,签筒的签不多了,好签都被抽光光了。

三来,抽签最好是在早上。

四来,哪怕是很准,只要能清楚自己的定位,知耻而后勇,也未尝不能感动天地啊。

孩子似乎很乐听我的解说,加上,我又运用了很多野史典故给他听,他听得嘴巴张得大大的,很入神,就这样子,把笑容给拉了回来…

很快就进入了四月份,孩子去中考体育了,他平时很宅,不喜欢动,拥有一米七多的好身材,不算太胖,但考试的结果令我大跌眼镜,竟然考了21分,这跟满分36分差了15分,跟班级的平均分32分,差了十分多,我非常生气地训他,这种体育是给男生,给农村人,给贫生的最大的机会,你来自农村,又是男生,你竟然考在班级最后一名,连一位女生都不如,中考非常的重要,别说差一分,有时分数达到,位次不同,就无法上理想的学校了,尽管我狠话连句,但他很“委屈”地说:在考第一项运动时,脚就扭到了,影响到后面的项目。

也许在看的各位,你们可能会同情孩子的理由,但这句话对我而言,一点说服力都没有,从小学到现在,没有一次主动运动的,有时我叫他出来跑,我一个四十多岁的人,跑一千米,我还能甩开他一百米去冲刺,他身为男生,至少赢一位女生啊,你现在追不上女生,以后恋爱有力气“追”得到女生吗?总之,身为家人,对他是很清楚的,不值得可怜,千气万气,恨铁不成钢。最后我就落下这句话:“六月份的中考,你就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了,一分就是一种命运”。他也说了,大不了拿文科来补;我说,你讨厌英语,物理也讨厌,化学也一样,你拿什么来补呢?

在此,我给准初三的家长一个思考,如果因脚扭伤,是不是可以申请重考呢,好像有听说可以,但我们家长和孩子没有处理到位,不知规则,以为考试只有一次,所以准初三的家长们,有必要去找学校了解一下,因为我也不太清楚,总之,不能栽倒在体育啊。

体育这种白送分的不去争取,接下去的投档分数,跟这体育分数息息相关,若体育达到平均分,我就不会写这篇文章了,早就上岸了。现在孩子委屈的理由很充足,但我相信,长大后,他肯定会为今天的体育分而自责,目前他是在狡辩,随他任性啊,无法度。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淡化了体育分,着眼于未来的考试,文科不能再出问题了,心情低落时,总会想到那支下下签。

虽然出签已过了一段时间,孩子也回归到本质生活了,但我反而多了一些心眼,我家祖祖辈辈都是很传统信仰的人,我不可能不在意这支签的,但也没办法证明孩子没认真读书啊,学校也没有传出我孩子有什么调皮之处,甚至有些老师很关爱他…

每天,经过他房间,总要喊一下“英语要读,单词要背啊”,孩子的房门是反锁的,总是传来一句“好了,知道了”。

平时,我极少进他的房间,有时周末,还真想进去找他聊聊,但是,门总是反锁着,问因时,他辨说:“起身拿书时,后背不小心碰了反锁键”,但也不能老是这么凑巧啊,于是,我就发火了,而爱人总是说,孩子这么大了,要给他私人的空间。于是,我与孩子总是在这锁门上,展开拉锯战,最终,他还是要反锁,他说,“我在背课文,生怕打搅…”。我是没办法,我业余的,打不过专业的,又这样先放他一马了。

时间到了中考前的百日,我很感兴趣学校对百日誓师大会,传达了什么话,但是门还是照样反锁,我在门口叫喊,过了许久,他很不耐烦地打开了。

关于誓师大会,他拿给我一瓶易拉罐,瓶身写着一些冲刺,加油的标语,以及孩子的姓名,我看了,很感慨,暂且忘去锁门的不快,跟他好言相劝,中考快到了,要好好加油,他不停地点头,于是,我又把这种“私人空间”还给他,我也回到了我的房间了。

时间飞逝,质检一模快到了,孩子周末去培训数学了,关于培训,我得说一下,从小到大,没有上过什么培训班,因为穷人,资金有限,这培训,也是爱人在朋友的介绍下,才去的,不然,我是很反对的。

那天早上,爱人让我陪她再去一下仙岳山,到了那里,爱人忙里忙外的,我例行做了简礼后,就在外面的亭子坐了,爱人又拿出一张签过来,还是下下签,这真的吓死我了,这已算是第二支下下签了,我责怪爱人为什么还要再抽呢,你在制造不安吗?

爱人用乞求的语气跟我说“听说爸爸抽得比较准,让我也去抽看看”。尽管我传承家母的传统思想,但是我不想去抽,不过,在爱人的苦苦相求下,好像我不去抽,她不愿下山一样。于是,我用着最真诚的方式,抽了一支,如果没有我这一支签,我们还真的无力下山,至少我这一支“中平”的签,比“下下”签好一点,缓解一些情绪。这种事情,不能全信,也不能不信,我在想,孩子是不是真的没有在学习啊,前面两支都是下下签了,唯有我这一支是中平,看来只能由我来认真查探原因了,或许我就是签中的系铃人,也是解铃人啊。

晚上,我要求孩子不能反锁门,要留一道门缝,但孩子还是锁着,于是就产生了不快,这是临近中考,我与孩子的第一次冲突,孩子生气了,哭了。在这倒计时,出这些事,显然很不和谐,万一影响到孩子的情绪,就不妥了。我是属于先给一把掌,再给一颗糖的人,最后,我还是好言相劝,别再锁门,孩子也点头了。

没过几天,又反锁了,于是我动用科技的手段,很奇怪,WIFI怎么老是搭着一台手机,细查发现了手机的型号,以及每天手机在玩的内容,当然游戏是首先查到的,看着这搭接的热度,想必,游戏打得正热,于是,我与爱人商量,一定要揭露这问题,预计在本周六揭露,周末对孩子比较有利,有更多的时间劝导,但爱人受不了,因为她眼中的乖乖孩,怎么是这样子的呢,她想明天周三揭露,但还是被我叫停了。很不凑巧,计划周六揭秘,但是周三接到老家有一位亲人过世的消息,得回去行礼数,虽然计划被搁置,但千赶万赶,还是在周六,把孩子叫了出来。

在大量的事实面前,孩子低下头,哭了,他终于承认了。他说:他回来就只花半小时做作业,然后一整夜,都在玩游戏,这跟我查得的数据是一样的,这太险了,哪有不复习,不预习的呢?那台手机是他同学给他的,他周一会还给同学,会戒掉手机,不锁门,会留一点门缝,事到如今,我们也不想苦苦相逼,只能听其言,观其行吧。

其实,我能预感他的手机没有还给同学,更相信,这手机是他偷偷地买的,但,这个时候了,不能赶尽杀绝啊,只要门有留缝,接受阳光监督,有在读书就好了,其他的,我们也只能自求多福了,尽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希望他能早日走出这一层魔性,这也是家长的无奈啊。

这一件事,让我懂得,他为什么看到签诗,会愣着,原来他的一举一动,已经被预知了,这跟考不上高中,是一样的签意啊。

我不敢放弃这辛苦得来的事实,我每天好言相劝,“现在离中考还有几天”,我每天都让他回答天数,让他清醒,人生前进的路上,不能有任何的含糊啊。

就这样,我把重心放在孩子的教育上,每天踩点下班,以前回家时,我都会做我想做的事,如今只能搁一旁去,全心全意地盯着孩子的学习,时时在他门口瞄一下,他有在看书,我就安心许多,其实家长的喜悦就是这么的简单,父母从不会过份要求孩子一定要考一百分,只要认真,尽力就好了。

又是时间问题,终于赢来了最难的质检一模,他回来汇报成绩,他的成绩大概是在1万名以内,在九科文科中,他最有把握的语文,比班里平均分多了15分,他非常喜欢看历史书,也喜欢看课外书,所以作文总优于别人;比较差的英语,与平均分相当;只是最弱的物理才75分,我听了,不再去问好与差,给他不停地安慰,望再接再励…。

一个月后,又迎来了二模,听说二模比较简单,但是有点退步,他骄傲地说,他要保存实力,我想,这种没有考好,却说保存实力,这应该是一句戒口,但这不是中考,算了,偶尔让他说一下大话,也不碍事。

我放弃了很多个人的兴趣爱好,每天只有孩子的学习,所以时间真的过得很慢,但也终于等到下周要中考了,想不到他感冒了,可急死我了,咳个不停,爱人懂得一些医术,吃了药,三四天就降下来了,终于等到6月25号了。

第一天的考试,我与爱人要送他,他说没必要,这会让他更紧张,尽管如此,我与爱人也是前脚与后脚的跟从,这偷偷地跟从,看到他以精神饱满的状态进入了校门。我们在校门拍照,看到一位家长,让孩子吃药,孩子冒着汗就进了考场,那位家长说,这几天孩子感冒发烧,很担心状态,是啊,这半个月,是南方的流感,心疼这位学生,也庆幸自家的孩子早愈了。

后面的两天,我依旧很重视,考完后, 坐的士回来,不能浪费时间,每次迎接他时,他总是说太好考了,我想,他有说大话的习惯,但我又不好浇灭他的信心,所以就让这头“牛”在天空多飘一会儿吧。

最后一天,考到中午就结束了,所以心情是十分的放松,接他回来吃午饭,在交谈中,他用笔写着各科的估分,预计是615,我看了,顿时慌了,好像去年内厝收岛内是615,加上今年普遍说好考,这分数肯定是不够的,当我要用手机拍这张预估的成绩时,他把纸抽回去,让我别在意,没什么好拍的。

如果你们从头看到这里,就知道,我对孩子的教育还是比较宽松的,心态还可以,但是听到615后,可以说,所有中考的心情,就从这615开始,后续散发出无限的焦虑,这是导火索,记住,从今天6.27开始,我变得很罗嗦,很焦虑,焦虑贯穿下面的篇幅…

餐桌上,我一直问这615是不是准的,孩子说蛮好考,这615是很保险的估分…,

我完了,正如现在的流行语,芭比Q了,这分数,肯定是上不了高中的,我放下碗筷,闷闷不乐搭车去公司,一路想着,没有高中上,怎么办?到了公司,同事问我的孩子考得如何,都被我简答了,他们也不想多问了,我也很害怕他们继续问。

下午答案公布,爱人有让孩子再去估一下分,但他下午跟同学约好了,可能去外面玩了,晚饭也不回来吃了。

我下班回去,透过门缝,看到的书房,只有一盏光感小夜灯,整个书房由昨天的灯火通明,奋笔疾书,到现在的微光,暗淡,这种鲜明的对比,感慨良多,心情十分的难受,这房间由亮转暗,难道他未来的学习就此暗掉了吗,这个“暗”字,我不敢去形容,但让我陷入了更加深层的不安。

山西距离中考还有多少天(中考考几天山西)

此时孩子跟同学在外面吃,中考以来,我第一次不煮饭,我洗完澡,没有开空调,也没有开风扇,静静地躺在床上,左思右想,眼泪比汗水,来得更快,这615,该怎么办呢,让我急得翻来覆去。

晚上九点,孩子回来了,摸黑地到了我的房间,被我平躺的样子,给吓了一跳,“原来你在房间里”,我不让他开灯,生怕他看到我泛红的眼眶,但是从对话的语气当中,孩子应该也能知道我的哀伤,他挤出了一句安慰的话“爸,我下午与同学在一起,有重估了一下分数,可能还得再加30分,大约是645”,他的这种安慰,没有多大帮助,因为他有说大话的习惯,我本怀疑615是不是高估了呢,何来又多了一个645,真是一个令人糟心的孩子,让人烦不完。

也许心情比较复杂,此时我的情绪,时好时坏,想到好的一面时,总认为我错怪孩子了,所以坐起来,跟孩子聊,一会儿,孩子说你这边太热了,他要回他的房间了;有时我心情不好,又对着他说,手机少看,别以为考完了,就可以看手机了,等你考不上高中,进厂打螺丝,手机玩的机会,多得是,何必在这几天玩呢,孩子对我有点厌了,因为他的同学是属于解放的状态…

晚上就寝,爱人也睡不着,她说,孩子少估50分,应该是665才对,对此,这种安慰全无,这简直是大话的2.0版本,哪有学生对估分,有30或50分之差呢,这也太吹牛了吧,我真想把孩子从床上拉下来,但爱人说:“是因为他怕我说他又讲大话了,所以在我面前只敢说最保守的30分,但实际应该有50分,就暂且相信他一回吧,你就按665分去估分择校吧”。

在这种无奈中,我也没有事实可据,具体分数也只能先放一旁,我没必要继续做文章了。

这种成绩,我很不自信,但得等到7月12号那天,成绩才能揭榜,真是太煎熬了,在这一段时间里,我经常对着电脑,查阅往年中考的情况,越查越紧张,从6月28号,开始了我一个月的“半睡半醒,晚睡早起,焦虑缠身,身体越来越瘦,各种的不自信,让我变得易恕易暴”,每天从我口中说出的言语,都是很负能量的,都是在伤害孩子,尽管孩子的不上进,理应受责,但我对他的责骂,总是过度了。一些热心的旁人总是说,成绩还没有出来,你就假戏真做了,所以我总在不安中,想尽量多挤出一些正能量,但“药效”很短,性情总是时好时坏,反复无常。

今天是7月10号(周天)了,尽管成绩还没有出炉,但我不能宅在里面了,得出去走一走,参访学校是一项很积极的选项,先按1.2万以内的市排位来择校,这个排位应该有很多所学校可读,但我选最远的翔安一中开始访起,安排最远的学校,有利于他,一来,让知道岛外的远近,感受读书不易。二来,若有考上岛外,也这种方位的心里准备。由于内厝中学是在翔一的附近,刚好公交车先到,所以第一站是内厝中学了。

这个访校计划,我没有让孩子知道,我是骗他出来的,因为他太宅,如果事先知道,他肯定不会出来的,岛外就是远,直到上了754路时,孩子从车上的站名标注,得知“内厝”,那目的地就是内厝中学了,他的心情,直线下降,很无奈,随着车的颠箥,走走停停,他在无奈中,睡着了,只有我,眼睛一直瞪着窗外,再美的风景,也容不进我的眼睛里,行程每多一分钟,就多了一层牵挂,希望早点到达,回看他睡着的样子,我很生气,虽然路程远,但也不要总是睡啊,万一今后在此上学,行李被拿走,那如何是好呢?

尽管如此,我也不好叫醒他,他睡着了,靠着我的肩膀,有时替他心疼,他不走运当我的儿子,我是穷人,无法给他安稳的生活,正如这辆汽车,颠簸过日子,他肯定在梦中,也在对我生气,本来他信心满满能考上理想的学校,结果第一站被你带到内厝中学了,这种首次出访,具有象证意义,我也生怕在这种冥冥之中,就这样子对号入座了…

公交车快到内厝中学时,前方发生事故,大堵车,这更加地加剧路途的遥远,还有孩子的心理负担,堵了半小时后,终于到了内厝中学,询问保安大叔的校风,以及打架之类,但得到的回复都是正面的,于是匆匆在门口拍完照,就转车到翔一了,翔一收分高,看起来很高大上,因为分数还没有公布,就这样蜻蜒点水似地参访岛外这两所学校,在此,我声明一下,整篇对于学校的参访,只对交通的便利作评论,其它的学校教学好坏,我无权评说哦,请谅解。

当要离开翔一时,附近有座城隍庙,受母亲的影响,到此祈求,希望考上同等的三中就好,不要考到这么远的学校,现在回忆此事,我当时的想法还是蛮幼稚的。

走出庙宇,刚好翔一门口有一辆往岛内塘边的公交车,所以目的地是厦门三中了,一路的行程,可把屁股给震坏了,蛮远的,到了三中,找不到正门,在太阳下,绕着四周找,非常的热,最终也在门口留个照,又匆匆地走了。

上了车,我跟孩子说,三中离得近吧,最低的目标是三中,排位可以降到1.4万以内,这是我给你最低的期许,希望成绩能达到,否则,你去内厝,你就知道远近了,那时,别叫我帮你送被褥草席,我是不敢陪同的,来回就是半天,太久了。孩子听了,对成绩更为在意了,但是我想,他有过1.2万以内的成绩,这1.4万,应该没问题吧,所以这种开玩笑,显得很轻松。

也许在外面,有外面的轻松方式,但是回到家里,想着众多的网评对成绩的预估,有的说今年至少得再加50-100分,这让我又像着了魔,越来越不敢想1.4万名了,总觉得有普高上,就很幸运了。

时间真的很难熬,好不容易熬到12号成绩揭晓的那天。

12号晚上九点,爱人上晚班,我与孩子在一起,我让孩子跟我在同一房间,一起等候,孩子有点不自信,早已被我吓着了,我知道他也很不容易,我故意把手机设为静音,在与孩子说话之间,突然的亮屏,我能感到一种不秒,在手机指纹解锁的晃动的刹那间,我能感到一个数字16,难道是一万六千多名吗?

我的手机反映速度,从来没有这么慢,在解锁时,像是等了半个多小时,在屏幕回到了短信的界面时,第一个看到的是语文112B,不会吧,我不敢往下看,因为在这九科当中,语文的期望是最高的,一模最难时,他都比平均分高了15分,这次中考,他的作文也写得不错,也有写出“金山银山不如绿水青山”,听说有这句话,作文会很高的,所以他预估是130多,也是我最信服的分数,如今这分数,还能达到665吗?

我抱着十分不安的心继续看,孩子看到我的脸色苍白,用力地挤出了一句话,“是不是成绩出来了呢”,我没有理他,十分艰难地看了下去,数学才119B,也达不到他的预估120+,最差的英语,平时都不读,反而达到了126C,其它科目,他预估的分数,我不记得了,总觉得没戏了,但是总分竟然被他一分不差地估中了,刚好是665,却没有猜对了排位,164XX,怎么这么低呢?这跟去年的内厝收思湖的位次16555几乎一致,这太悬了吧。

我马上把这条消息发给正在上晚班的爱人,听说,她在原位愣了足足有十分钟,还是别人叫她,她才回神,他一直不相信,会考得这么糟,我们不以1.2万为目标,我们可以接受1.4万以内,只要岛内三中就可以了,但这名次,别说三中,就连内厝都汲汲可危了。

我很想生气,但是他没有说大话,估中了665,理应得到称赞,只是没有估对排位,这排位非常的悬,但是我还是坚信,有99%的机率能上高中的,可能只有内厝可以读。于是我第一时间,打电话给远在家乡的父母,因为他天天牵挂着孙子的成绩:

“爸,成绩出来了,考得很不理想,只能去岛外很远的学校读,要多次转车,车程要两个多小时啊”。

老人家,心比较宽,他说“只要有高中读就好了,再远,也就这三年,不碍事,考都考了,不要怪孩子,要着远于未来啊”。我口口声声答应了,但十分的内疚,有负于老人家的期许,当挂了电话,突然感到我刚才说的话,好像有错,是不是自信过度了呢,确定能考上普高吗?丝丝地感到电话旁边的老妈,她似乎更为焦虑,老妈这种无声的气息,也让我更为紧张,这加剧那一晚,我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索性坐在床上,想着这踩线的成绩,越想越可怕,万一政策收紧,就完了。

七月份的天气,室内是很闷的,此时已是凌晨三点多了,原本定时的空调,也到点,关闭了,越来越闷,我想再开一会儿空调,但是生怕在睡的爱人冷着了,所以不敢再开,只能胡思乱想,慢慢地,窗外渐亮,鸟儿开始叽叽喳喳了,不过,我能感到鸟儿也跟我一样的悲伤,鸟叫声,好像是少了一些润滑,声调暗沉了许多,这种环境,让我的无法安坐,天渐亮,温度也渐渐地升高,我调好了风扇给爱人吹,然后我自己下楼,打的去公司。

在公司的楼下,卖早餐的阿姨,看到我焦悴的面容,得知我的焦虑,主动给我多放了半勺的面线糊,让我吃饱一点,别胡思乱想。

到了公司,我烧了一壶水,到了八点多,同事来了,问我今天的水为什么不烫,是温的,我说是在两个小时前烧的,然后同事也了解了我为什么这么早来后,就不敢多问了,主动给我杯子再加水,她说,熬夜要多喝水。

今天的心情,特别的不适,我像是挂着是一幅别人欠我几百万的脸面,总是在沉思之中,我很希望早点下班,才有自己的时间继续查阅往年的录取情况,但又不想回去,因为看着孩子那种读书的鸟劲,很是发火,不过,气话归气话,每天踩点下班,已成为那些天的标配了。

这孩子,真是不让人省心,别人家的孩子,一出成绩,就上岸了,而我们熬了半个月,还不够,还得继续熬…

爱人对于没有回老家中考,非常的后悔,在厦门竞争太大了,这分数是很悬的,我们夫妻俩一直在思考对策,于是马上打电话给老家的叔叔,叔叔见识广,有人缘,如果在厦门不中,看能不能弄回去读高中?叔叔让我们等片刻,半小时后,叔叔回电了,他说“今年难操作了,退路已堵死了,没有任何机会了”。当听到这个,我有点儿抱怨爱人,若当初你社医保没有在厦续缴满三年,这样没机会在厦中考,只能回去读,那该多好啊。同时,我也怪孩子,对于这种(回乡)考试地点的选择,你也要了解一下行情,总之,我是一个没有担当的人,不是好丈夫,也不是好爸爸,凌乱之际,怪七怪八的。

那晚,我照样子晚睡,继续查阅往年的行情,越查越没有自信,因为我懂得了很多招生的规则,想不到在边缘线的学生,岛外生源的优势是非常巨大的,如果是同翔片区,不仅早就上岸了,还可以选一所比较好的学校,可惜我们是思湖片区的,此时已是深夜,黑乎乎的房间,光亮的手机屏幕,死死地照着我的眼睛,越照越泛困,就这样子,手握着手机,握着非常重要的资讯,在前一天没有睡的情况下,就这样睡着了,请原谅我,在还没有解决事情之前,就这样睡着了,我真的太累了…

第二天,第三天,我依旧很勤于网上查阅,也在网上问七问八,问出了安慰,也问出了一身的汗,特别是抖音,个别很不负责任的“老师”,举着“老师”的头衔,预估今年的岛内切分是667,这个怎么可能呢?难道只收16000以内的学生吗?不是说今年会扩招吗?还有一些给出672,673的最低切分,就仅仅一组数字,也不说其因,让我整天惶恐不安,虽然我不相信会扩招2500名,但我坚信扩招一千名次是妥妥的。在不安中,有时很容易信那1%的667之说,因为他们是“老师”,老师是我尊敬的职业,这么高的预估切分,让665分变得很渺小,在巨大的分数面前,有数不清的670,也有数不清的672,我们665像是被一股洪水给冲走一样,让我望岸而叹,一直无法上岸,急死了。

抖音“专家”预估的分数,可以让一半的学子无书可读了,有些评论说,要回贴为证,切分后,再看这些专家是不是在造摇呢,总之,希望他们在发贴前,要用数据说话,要有所解释,不要随便给个切分,这太不负责任了,会吓死一堆人的。

随着信息量越大,有时来不及疏导,会让每天都很焦虑。

以前不知道分数都去访校了,何况现在有分数了,更应该去访校。

周五晚,叫来孩子商量,我知道外出访校,他是很不情愿的,但我把成绩摆在面前,他也是无力跟我辨了,他不敢再任性了。

上次的外访,只有内厝有作用,因为翔一与三中,是彻底的无缘了,既然内厝已访过,五显又太远了,如果这两所可以选择,应该不会去五显,所以后面的志愿,五显是排在最后的。

我建议他去大同,新店,海沧中学,杏南,这四家去看看,虽然这四所的机率很低的。

孩子不太情愿外访,说网上地图显示新店交通便利,就新店吧,我说你不去实地看,不能这么武断,很显然,孩子的怨气很多,他说每次跟我出去,只会不停地走,话又多,不想跟我去。我听了,很火,那我就不去,你一个人去吧,孩子年轻气盛,他也答应了。

两个男人都是这么倔强,彼此都有些后悔,他可能在后悔,明天第一次一个人外访会不会太孤单了,虽然老爸罗嗦一点,但至少有方向,有伴。

我也有后悔之处,必竟孩子太小,能看出什么呢,尽管我一直交待他访校回来后,一定要有详细的报告。但他说,“无论如何,新店要排在大同前面,这种顺序不受明天外访的影响”。这孩子就是孩子,太冲了,我相信他明天回来会后悔的。

后来,我给孩子一个小建议,可以约你分数与你相当的同学陪同,他认为有理,一会儿,还真的约到了。此时,我后悔了,我现在连跟他一同外访的机会都没有了,本想着,晚一点,等气话一过,明天再跟他一起去。还好,在临睡前,我求他,明天第一站大同中学,我跟你去,他勉强答应了。

16号周六,我很早就叫醒他,他也与同学约好在大同相见,但我们先到,先去了解,大同保安人很好,但不让进,只能透过他,了解一些蛮有用资讯,他同学还没有到,我求孩子,我也跟你们去新店,他不允,不然我偷偷跟你去,他也不乐,许久,同学依旧还没有到,本想跟他碰面一下,再走,后来我就一个人先走了。

周六,我一般是不用上班的,但那天周六,公司有一些事,老板很通情,周五下班时就说“竟然要与孩子去访校,他很赞成,叫我不用去公司了”,如今,我进退两难,该怎么办呢,想不到在我面前开过一辆754公交车,这一辆以前有坐到内厝,有经过新店中学啊,于是我停止了想像,就冲上去追了,此时孩子还在校门口等同学,我把这条直达的线路发微信给孩子,因为昨晚的计划是转到地铁三号,鼓锣出口,再转车到新店。想不到孩子没有看微信,就依昨晚的计划搭乘了,当然他这样会比我慢半个小时,刚好他也不想在新店,意外碰着,所以这样的时间间距,还是很从容的。

到了新站,后门先到,但不知道在建什么,满天的扬尘,与漂亮的环境,不相合,后来我就去找前门了,到了那里,还是被保安挡着,不让进,他说这里有教务处的电话,你有什么事就找他…,在思考时,大门里面,好像有一家四口人在观望,一会儿,他们就出来了,从他们对话中,应该是儿子,爸爸,妈妈,奶奶,此时妈妈扶着奶奶,从对话中,得知,他们也是本届的中考生,于是我就套近乎。

他们是排在1.88万,当得知他们也是思湖片区时,我好像找到了组织,很高兴跟他们聊,此时,我忘了他们的排位比我更悬,当他们问我的分数排位时,我在乐中,忘了忌口,直接说出自己的分数和排位,顿时,好像只有我一个人是乐着的,我突然意识到,我说错了,我最多只能说跟你们差不多就好了,何必说这么具体呢,很显然,他们更为不安,看着该学生,像是待宣判的人,好像很惊慌,但还是寒喧几句,看着妈妈扶着奶奶过马路,那种远去,很无助的背影,我真的说错话了,我不应该说得这么清楚,当爸爸开车过来,其它三人陆续上车了,他们要去内厝再看看,远去的车影,对不起,我只能发自内心的祝福,希望这孩子也能上岸。

为了不想在此遇到我的孩子,我叫了一辆的士去地铁三号线,然后去公司了,因为我任务完成了,我得在公司忙一下,我效率高,很快,忙了一半,就在公司午休了,当一点半醒来,孩子早已从新店出来了,正转到地铁二号线,准备去海沧中学,他中午没睡,应该很累。

我又继续在公司忙,到了三点多,他说他们访完了海中,正要去杏南,杏南,我是让他搭地铁回岛内转地铁一号线,他没有这样做,直接在海沧转好几趟车,这期间是非常热的,与我在公司里吹着空调形成鲜明的对比,我有点心痛,我多次跟他说,该打的士就打,不要转车转到晕了,他不打的,说这样太浪费钱了。

到了下午三点,公司有事,需要到避风坞那儿,发现地铁一号殿前站也不远,所以就有了临时的计划,去杏南看看。当要坐地铁时,孩子就汇报,他已经从杏南要回岛内了,很可惜没有同行。

当我到杏南门卫处时,保安人很好,说登记一下,就可以进去参访,“你看,直走到底那幢楼,有教务人员接待”。起先我是不想进去,因为五点了,我还想赶去海中看看,但后面来了一对家长,于是就成行跟着进去了,一路上,这对夫妻说他们是考了651,思湖片区,我听到同片区,想开始丰富我的言语了,我最想知道的是他们有没有了解到更多的切分资讯,另外,关于民办,以及中职的选填以及专业方面,希望能交换更多的意见。

后来,他们续问我考多少时,我不想让新店的事重现,直接回复说,跟你们差不多,于是两方都相互怜惜,到了大楼下,跟着教务人员上楼了解,我们是属于门外汉,只了解到学校很大,很新,所以到了办公室,一坐下去,就开门见山,直奔主题,急切想了解学校的收分的情况,而他们尊从往年的成绩来推算,可能预估要收655,同行的家长急问,这分数不能再低吗,后来校方又说,这是集海收分,你们是思湖的,可能要在此基础上加10-15分,我听了,我也跟着急了,“不是说扩招吗,怎么分数还收这么高”。他们说“只是预估,最后是由中招办在决定…”

我们此行,重在知晓切分,如今了解到这里,我们的分数都汲汲可危,在此,也跟大家说一下,如果分数在边缘线的学生,能在岛外考,就尽量在岛外考,这加10-15分,是我们岛内生所承受不起的。

当走出来时,很明显这对家长的心情低沉很多,他们也要去海中看看,此时,我突然不想去了,因为海中收岛内,一向收得比杏南高,我慢吞吞地走出门口,也看到另一对夫妻在跟保安交谈,一会儿就出来了,这对夫妻是集海片区的,考了691,可能住在这附近,他们喜欢杏南,生怕被其它校给录取了。我的天啊,集海691,这么高的成绩,也有烦脑,看来,不是边缘线的人有烦恼,每一分有两百位名学生,每一分都有两百份烦恼啊,天下的苦恼,真的是苦不完啊。

此时我有点无力,但我还是先打电话给爱人吧,因为这种加10-15的具体分数,我怕忘了,在电话另一头的爱人,没听清楚我站在路边的表达,也许太吵了,以为我从中招办了解到655+15=670是今年的内厝切分,然后她马上说,那我们一定要报好康桥,三万三就三万三,想不到内人也很紧张,她听错了,我不想让这种烦恼在爱人的脑子里多停留一秒,我马上补充:“这可能是杏南的切分啊,不是内厝的切分”,她说,吓死了,她以为我了解到的是内厝,这样子,内厝还是有机会的啊…。我能感到她马上阴转晴。

半小时,又从杏南到了海中,此时已六点了,保安说,白天有接待,你们现在才来,接待处已经下班了,我与那对651的夫妻,也只是在外面看看,但我续问保安时,保安说可能收650+20,完了,这基础分650太高了,往年收岛内不只多20分,可能还更高,看来海中,更遥不可及啊。其实在这些可及的学校中,我非常喜欢海中,因为离家近,地铁也非常的方便啊。

今天此行,我是多么的焦虑啊,这所学校不行,那所也不行,到底要去哪一所啊,此时夕阳西下,多么希望夕阳,把我今天的焦虑也带走吧。

晚上,一家三口在座,孩子不知道我也去了新店,杏南,海中,我先听孩子的汇报,他说了两点:

第一,志愿填报,还是先大同,后新店,他说新店是体育生,很重视体育,体育不是他的强项,所以不敢去,对此,我无法评论哪一所学校好,我只能说:“有实地考察,才有发言权,既然你有这样的想法,我当然高兴,这也是你乌龙之处,今后为事,要去了解详细了,再来说,别像你昨晚那么任性了”。

第二,他说,所有的学校都说不会打架,作风好。

没有然后了,就这样汇报完了,孩子就是孩子,去访校,就是在打卡,到门口拍一张照就回来了,浪费时间啊,这也是我后悔让他独去的原因,幸好没有走丢啊。

现在轮到我汇报了,其实,这四所,我今天都有去。

孩子听了说:想不到这样,他就不去了,何必这么浪费双方呢?

我给他打住了,你一个人去了解,才有实践的意义,你不能不去,这是你在读,又不是我在读。

后来我汇报了今天的大大小小之事,他听得很入迷,也没有再说什么呢,希望今后他对过程能更加了解,知道如何去询问,市场调查也是这么来的。

关于志愿,是15-17三天填报,其实我们15号晚就填完了,周六去参访学校,大同与新店做了更改,加上补课老师也提了很多意见,所以最终是:翔一,十中,灌口,三中,二外,杏南,大同,海中,同实,新店,国祺,内厝,五显,康桥,还有三所融通班的学校…等35所学校。

关于顺序,不便多说,就举大同为例,老师说依我们这分数,进大同的希望是接近99%,岛内生最好报岛内校,这样的学生最为均衡,谢谢老师的建议,我想,有高中上,就很幸运了。

随着外访以及志愿填报的截止,本周就这样结束了。不过,有些人可能会问我,学校会接待吗,据我了解,有些学校会在这一段填报志愿时,提供访校的机会,若在平时,可能没办法进去啊。

填完志愿,接下来就是25号公布切线,还有一周多,每天一家三口都活在这恐慌之中,爱人比较有魄力,他也报了初升高的衔接班,但被我反驳了,如今能不能上高中,八字还没有一撇,你就急着报,若上不了,不仅乌龙,而且学费也要不回来了。爱人说,若没上普高,还有康桥,也有三个学校的融通班,都是与高中相关。这句话对我没有多大的用处,只能说,我是活在焦虑中,也懒得再去理会了。

抖音每天都是667和670的切线,连考666的都被说只能去报中职学校了,那我肯定更不安了,如果不在抖音上看,在本地论坛网看,有99%的人说能上普高。有时不想去抖音看,但总感觉好像我还可以接受更高的惊吓一样,所以手一痒,又去点击,最终又睡不着了。

当然,抖音也有一些很励志的,有一位妈妈晒她女儿考660,生怕上不了,但女儿已在勤读英语了,求他老妈一定要让他上高中,这多么的感人,眼泪都快掉下来了,这么懂事的孩子,别说康桥三万多,哪怕五万,也去借,在此,我多么希望在新店门口的那位1.8万多排位与这位抖音女孩也能上普高,这也是我每天在祈祷的范围内。

时间虽然一天一天地过,但好像永远到不了25号切线的那一天,实在太难熬了,7月23号,带他去走健康步道,想因此忘记这分数,但在临行前,听到老家的切分出来了,二中是653分,回籍生是647,定向也很低,这再次让我们很后悔为什么没回老家考,原本很自信的爱人说:老家收这么高,那厦门肯定更高。我说“老家与厦门没有一点关系”,另外,我已经焦虑二十几天了,不差这两天。

当健康步道回来后,爱人把老家的切分发给孩子看,这肯定会让孩子烦燥的,因为在聊天之中,能感到孩子的语气往生气的方向提升,最后孩子说,“哪怕没有上普高,我们不是还有报康桥,怕什么?”听了这一句话,我语气也升高了,我就直接说,若上不了普高,你还想上康桥吗,依你现在的性格,哪怕康桥不用钱的,我也不会让你上,这三年十万,你能确保上本科吗,若到时又是大专,那还不如不要上,我之所以报康桥,是想着你先给我立一个头名状,至少要显示决心,这康桥不是你想来就来的,我可没那么多钱,你如果像抖音那位女孩能认真读书,那多少钱,我也去借给你读。

啊,气话就是这样产生,切线还没有出来,就已经在假戏真做了,孩子的心理创伤可能是一辈子的事, 我也多次跟他说,若体育你能跑赢一位女孩子,我们还有这么多焦虑吗?

这是23号,切线前两天,内战一直在产生,心里战更为可怕,彼此都在吓自己,旁人说,我近来瘦了,我直接跟他说,还活着就好了,这种情况,瘦已经不是可怕的事了,如果你们想减肥,最好拥有这样的一个孩子,踩在边缘线的孩子,只需一个月,就可以让你瘦了,这减肥药,非常的理想…

周天24号,我再次没有享受周末懒床的快乐,依旧早早就起来看消息了,也因为昨天的影响,不想外出了,所以周天全宅在家里,看着手机上很多热心人士发出的各种安慰,尽管99%的回贴者认为可以上,但是我总是误看为只有1%可以上,所以这种焦虑,一天比一天更为明显。

有时,中午会尽量多煮一些菜,然后放在晚上稍加热就好了,不想晚上,再听到炒菜声了,有时,明明煮很少的饭,最后,还是会倒掉一半的饭,真的吃不下,本月,我已经多次倒掉一半的饭了,心,一直停在明天,希望好运。

25号是周一,早早就起床了,拖着很累的身体,感觉身体十分的重,随时会瘫痪一样。白头发,驼背,焦虑,还有皱纹,都在这一个月产生,也希望今天一定要公布切线,我已经受够了,如果再不公布,我就要去吊瓶了。

其实我的紧张与焦虑之中,有一半的压力是当时公布成绩后,向家人说错了话,我当时说99%有普高读,老人家至今还在喜悦之中,我一直在恨自己,为什么我也吹了牛呢,这分数非常的危险,希望不要乌龙,不然会给老人家形成巨大的落差的,我母亲有高血压。

有时,我会接到父亲的电话,他说“不是有高中读了吗,远一点的学校没关系,你是不是又在骂孙子了,不然他打电话给孙子,为什么他闷闷不乐呢?”,很明显,父亲早就认为有高中读了,所以我能不焦虑吗?

25号晚九点,会公布切线,晚上下班回来,我让孩子先洗澡,妈妈先做饭,我负责摆好餐桌,开空调,要早点吃饭,九点前都做到洗完澡,衣服,还有洗完碗,大家的效率蛮高的,如果孩子读书效率这么高,何必此时此刻在此,等候发落呢。

等啊等,不停的内战,终于烧到晚上九点,一家三口人,早早做完一切,正吹着不能再低的空调,还不觉得冷,因为每个人的心情烦澡,体温至少升高好几度,每个人一直盯着手机,孩子还在读秒九点的倒计时,我还嫌他吵死了。

九点过后,爱人第一个知道切线,孩子冲了过去看,我紧随其后,孩子眼快,念出内厝最后一名次是一万七千多,我就知道,有救了,终于上岸了,解放了,真是太险了,只高出七分,但这七分,让我有五所学校可以选,这不只是一分一个世界,简直是两个世界。

山西距离中考还有多少天(中考考几天山西)

山西距离中考还有多少天(中考考几天山西)

我马上再打电话给父亲,宣布这最终的结果,不用再焦虑等候了,已经上岸了,其实,父母亲在当时出分数时,我报给他时,他就喜悦了,只是现在听到我这么喜悦,他也跟着喜悦啊,老人家丝毫不知道这一个月来,我是怎么活过来的,今天的电话,才是最终的确定哦。

我相信,今晚也有很多家长跟我一样的焦虑,不是我在马后炮,听说名次会推后两千多位,但我一直认为推个一千就差不多了,果然内厝收到一万七,比往年推了一千多一点,只是抖音的有些太害人了,尽管这机率才1%,但被我放大到99%。

假如没有考上高中,我真的不想让他继续读,别说康桥,就连融通班,也是一样,这150名去挤30个名额,这不是我孩子所能办到的,他很懒,与世不争,只能说,也许这是一种命吧,让他还有机会,再续约三个“寒暑假”。

切分当晚我陆续收到很多祝福,有亲人,有同事,也有网友,谢谢大家。

虽然已过了切线,但还没有拿到录取通知书,还是有1%担心,会不会有哪一所学校认为这体育这么差,不录取呢呢,我是不是焦虑还过头了呢?还好,三天后,网上录取出来了,一周后也收到了快递了,至此,我宣布,我家的2022中考正式落幕。

总之,2022年,在没有实力前题下,还是蛮幸运的

山西距离中考还有多少天(中考考几天山西)

后语:

一,关于普高,其实,在没有出成绩前,我就劝他认准一个专业,好好学一项技能,这才是出路,我给他规划了一条可行的中专之路,但他没兴趣,或说不知道要做什么,所以我才对普高这么在意,若我是学生,无论哪一条路,都将是通畅的,认准一项技能,才是生存之道,我虽然只有初中文凭,但我每天都对着电脑,做一些学习之类的,只是我年长,记忆差了,不然,依孩子的年轻记忆,按着我的计划走,学会一项技能,完全不输大学生。

二,在焦虑等待的时候,多次接到一些中职学校的推广,很影响心情。

三,如果今后孩子的学习还能继续延长,我认为本科就好了,别再考研了,早点出社会,学习适可而止。

四,我在整理这一篇时,堂哥多次来电求助关于他女儿报考一些中职的事宜,学校叫他们今天就去报名了,很显然,急的是家长,而侄女还在午睡之中,所以这么早就分流了,孩子懂吗?这不得不做个问号。

五,同分的学生,我孩子的文科成绩应该会比他们好,因为体育分拉他太多了,至今我很难忘记这体育分,如果体育加十分,最强项的语文也加十分,拥有20分,可以前进四千名,达到1.2万,退一步说,不用体育满分,也不用达到平均分,只要能达到最后一名女生的分数(加5分),也早就上岸了,听说他们的女生,最低也在26分,所以我的孩子,在文科上,还是有那么一点点读书可的潜力,希望他能吸取教训,多锻练,高考不要深陷体育了。

六,关于英语,他很懒,一个学期,不看英语也可以,一天记不住三个新单词的人,真不知道这中考英语,他是怎么蒙出来的。

七,我先前一直熬夜看手机,眼睛出了一些问题,眼白不是血丝,而是有一半是血块,但我还是坚持写完,希望在三年后,给孩子看看当年中考,因为这体育,让我一个月无眠,望努力高考。如果此文可以炫耀,希望给更多的学子看,应该好好体会,父母的不易,当前,唯有认真读书,才是给父母最大的回报。

八,建议准初三的家长们,最好在初二的暑假,也就是最热的时候,由孩子带头计划,去一所离你们最远的学校参访,让孩子懂得离家远的不便,要好好读书,这是很黄金,又直观的教育方式。

九,关于学龄,如果孩子不懂事,不要急着让孩子上小学,我家孩子是属于同年段,月份最小的,踩着最后的月份上小学的,与班里最大的学生,或有近一年的智商差距,我想,如果晚一年上小学,或许他就会更懂事了。

十,关于签诗,有很意思,我有必要放大来说一下,以下是按顺序共抽出这三支:

第一次抽:37首 下下:蓸操八十三万兵败江南,马谡失街亭:诗意:九级楼台势极高,上到岭头甚嵯峨,一朝坠落深坑底,悔之不及无奈何。

第二次抽:25首 下下:薛刚大闹花灯,庞娟败于马陵道,诗意:神通妙用广无穷,应该化多门入教中,但能守静应时吉,才到动处便生凶。

第三次抽:38首 中平:吕蒙正回家被奸陷害,刘备东吴招亲,诗意:重新整顿旧家风,和气熏蒸溢满堂,恰似暗中逢月皎,反祸祯祥福更丰。

第三签,是我抽的,我语文不佳,当时,只看“中平”这两个字,没有细看签意内容,今天在整理签诗时,我发现有一个细节,其实第一句话“重新整顿旧家风”,早就告知我了,这一句若放在那天,我还真的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原来关于孩子锁门的风气要整顿,现在想想,当时真是太粗心了,但这也是马后炮,因为凭我这种学识浅的人,是理解不来的,现在想想,原来提醒这么到位。第二句的和气,显然在考后,我没有一天和气的,幸亏旁人多次提醒我不要假戏真做,所以才“反祸祯祥福更丰”,这句话,有一个字对我很关键,像是在提醒我,这命运真是在冥冥之中,就已经预知了,中华民族的传统,真是博大精深,太妙了!

十一:关于孩子对我的看法:

A:如果不是学习上的事,我还是很会跟他开玩笑的,如果在学习上出差错,我经常责骂他。

经历此事,我问他,会不会后悔当我的儿子,他笑着不答。我想,如果发生冲突时,他肯家会后悔怎么会有这样的老爸呢?

B:记得在7.25号得知切分后,我问孩子,你如何看待这一个月的焦虑呢?

孩子说:他早就知道能上岸,只是不清楚具体落在哪一所学校而以,就是不懂,你们家长为什么每天都在达魔….

(闽南语,达魔就是神经神经兮兮的意思)

哈哈,笑中收笔,祝学习进步,再见!

#厦门头条##头条原创##人生##厦门中考#厦门教育

免费领取100个最新网创项目!添加 微信:80118303  备注: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011830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w001.cn/5630.html